麥斯的天空

關於部落格
我不是普羅的,更稱不上業餘,我只是喜歡一邊聽快門的聲音,一邊拍下我看到的世界。
  • 225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以禮開始,以禮結束

曾志朗的跆拳道
跆拳道本是一門透過拳腳演練生命之道的修習法門,因此學習者皆不以拳腳自重,相反的,段數越高、技藝越精,其對於生命的洞見越顯精奧。

因此,那些在競賽場上掀桌子、丟椅子,大聲咆哮以示抗議者,多半只習得了跆拳道的技藝,而未能深入道的堂奧之中,是以做出了極不恰當的反面示範。換句話說,在跆拳道的價值系統裡,這樣的表現無疑明顯地違反了「以禮開始,以禮結束」的武道精神,是必須接受相當程度的制止與裁罰的。多年來,我們陸續懲罰過多少在跆拳道場上為兒女或學生咆哮的家長與教練,其根本原因在此。

那麼回過頭來檢視東亞運跆拳道錦標賽時,曾志朗教授的仗「義」執言,有沒有發現他的愛國熱血,其實無異於那些質疑裁判不公的家長與教練。然而相同的情節卻有不同的結局,當國內那些言行失當的抗議行為被一一喝止甚至停權,曾志朗教授的類似行徑卻被大加讚賞;那些為兒女徒生疾言厲色者被斥之為無禮之徒,而一個為國家失禮者卻成為了民族英雄?

一個說真話的優秀教練挺身而出,直起身骨斥責這種抗議行為的失當,遂被殘忍地奪取其繼續執教的權利,而真正應該被譴責的對象,卻因為一種後現代式的煽情,而被世人拱擁,成為一則不敗的神話。我不想回顧古時候是甚麼情況,我只想問:這世界的理智,究竟在甚麼地方?

◎作者:高教練-國際五段教練


我並不為鄭大為叫屈;也沒有要譙曾志朗;只覺得這篇文章寫得真好。

比賽有贏有輸,贏得開心,輸得也要口服之服;但總是要有公正人士來維持競賽場的秩序,而我們也被教育要服從裁判的判決,而這樣的教育,也一直被教授著。但事實上呢?

舉你我身邊的例子:SBL比賽,光打裁判就不知道幾次了,而賽後記者會,最常聽見的一句話就是「裁判的尺度有問題!」我非常不喜歡這句話,比賽,不是只有對手,還有裁判!在征服對手之前,不是也要去征服裁判的裁決尺度嗎?NBA比賽,當裁判的哨音響起,球員去找裁判argue的同時,並不是在抱怨裁判,而是去找裁判溝通,究竟他的尺度在哪?我可以做到什麼地步?而台灣的球員,喜歡看NBA,也學得和裁判argue,但卻不知道Argue實際是在溝通!

但裁判畢竟也是人,若給他們至高無上的權力,對比賽也不見得公平,所以還有申訴制度...等等,這些都是所謂的「程序」。這些程序大家都知道,教練在賽前也一直在教育子弟兵,但為何往往到了比賽場上,這些都忘了?那我們又如何去教育我們的下一代呢?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